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衣卷沉香

ALL

 
 
 

日志

 
 
关于我

故人入我梦,明我常相忆。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电影或常在,路远不可犹。 行走于影像和文字,或许最终的世界会崩坏,但在此之前还有很久。 有人嘲笑我們的不成熟,嘲笑我們的單純,卻不明白正是這種不成熟和單純才是一個極端功利化的世俗社會最好的解毒劑。失去了單純、不成熟,一個只剩下世故,只會權衡利弊得失的民族,是不可救藥的。

网易考拉推荐

《活埋》:逐步被分解的绝望  

2010-12-29 21:40:50|  分类: 爱看就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活埋》:逐步被分解的绝望 - 武束衣 - 衣卷沉香

 

 

 

 富坚义博《猎人》的第一集,初选关的路上,一个老太太站出来提了一个有狗那年就有的问题:如果你妈妈跟你妻子一起掉进水里,你先救谁?
  
   最快可以耍滑头,说“我不会游泳”,但这个问题其实问的不是事实上的营救,而是主观上的那个“先”。因为问的是主观,所以“谁更好救先救谁”的实用论也挡不过去。
  
   也许是有狗的第二年就冒出来了一个脑筋急转弯的标答,也曾在所谓益智书上登过:“救我亲人的未来的母亲”(不过这样题目里的妻子应该改为女友)。这个玩文字游戏的段子若是聊博一笑倒无碍,真打算用在左右逢源的场合里,估计下场会很惨。后来又出来了一条殉情版的标答,就是救母亲,然后跳下去和妻子一起死,孝爱两全。反正答题人连自己都不在乎了,旁的人应该也不好再说什么。拿虚拟一条命去堵嘴,总能堵得住。
  
   当然事实上,大多数人应该还是选择救母亲,孝为先拿出来说总没有错。后来在一次参加电视节目时也碰到过主持人跟嘉宾聊这道题,我说其实这不过就只是个问题,提问的人是希望你表明你的态度罢了。真正有效的做法就是,谁问的就救谁。两个人一起问,拉开回答。
  
   这只是一个问题。可是问题是,越接近现实,我们越都不太能做到仅把问题当问题这点。
  
   在《猎人》里,酷拉皮卡他们最终是选择了选项1、2之外的“沉默”,这才是通关的正确答案。而之前为了讨好老太太而回答救母亲的参赛者早就不知道被哪里的怪物吃掉了,也就是说迎合本身并不是值得嘉许的态度,诚恳地表达出两难才是对的。
  
   但小杰最后很慎重的说:要是有一天,真的只能在两个亲人之间选一个,我会怎么做呢?
  
   这就要说了,我们生活中有很多事是不能去细想的。当它不是问题的时候,人会发现自己站在一个黑洞面前,往哪里走都是汹涌。
  
   绕了一篓子的废话,貌似是要谈《唐山大地震》之类的东西,但标题已经说了,其实只是想随便聊聊瑞安雷诺兹的《活埋》。
  
   一般要写剧情简介估计都会这么来——有没有想过,假如有天你在黑暗中醒来,发现自己处在被深埋地下的棺材里,身边只有一个zippo打火机,一支铅笔,一个手机,一把刀,一个不好使的电筒和几根荧光棒,你准备怎么办……那些钟情于解谜游戏的朋友必定脑子会快速运转起来,他们会分析这些道具本身的属性,会猜测它们其实应当用在意想不到的地方,以获得新的道具,努力猜测游戏的设计者会不会有露出破绽和马脚的地方,能不能找到漏洞来寻求真正的胜利,打出good ending。
  
   这些都没错,《电锯惊魂》也是这样一边坚守着重口味,一边变成了制作者和观众间保持智商博弈的游戏。其实估计也没几个真的在乎竖锯老头所谓的世界观与生命态度,大家热衷的是关卡的血腥程度与预留空间。就好像我们在最初看到《活埋》的介绍时会很自然地说"可惜这人没机会跟着白眉学寸劲!"。并不是说粉丝们从此就视人命如草芥了,血浆共口水齐飞的基础在于那只是设定。
  
   《活埋》,则努力地在去掉设定这件事。虽然这些道具最后确实都陆续用上了,但一方面编导极力让你不要去注意这些,另方面有一部分道具本来也是特意为着一个简单目的放置在棺材里的。
  
   谈这部电影本身倒不难,从策划来看是相当有特点和卖点,执行上也做得不差。说是低成本,拍起来倒不会轻松。单场景电影本身就是无数人一再想过的创意,往极端里推,慢慢会推到这个地步。从观赏角度来说,电影没有把这个极其狭窄的幽闭空间拍得单调,机位的变换在光源的合理存在下适度变换,然后利用有限的声音制造压迫感。说白了,把电影这个体裁里某些手段和技术的比重减弱,更多交给演员表演和剧本。
  
   其实一个人演戏的剧本并没有想象中的难写,许多舞台剧在空间关系上就是一个限定的地方,好的演员演独角戏(不是脱口秀),唠唠叨叨说两个小时观众也不会闷,当然要保持戏剧张力是另外一回事。不过只要有个手机,就可以有对白,有对白,戏总是在的。这点上Ryan这次做的确实不错,给出了压力。不过其实大部分时候,根本看不清这个人是不是他。
  
   因为信息集中,所以剧本努力注意了很多细节,比如男主角刚醒来时因过于激动的情绪和恐怕还没能完全恢复的意识,导致无法清晰说出自己的处境,而在打过几个电话之后,已经能整理出有效的信息然后以最快速告知出去。这些细节总体总能牵动着观者的情绪。但另有一些细节因为要遵循故事原则必须抛弃,比如空气的问题,比如蛇的问题,可笑的是还有些人回家去拿了个zippo烧了半天,尝试证明在影片中以一比一的时间,打火机是不可能照那么久的。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游戏,劫匪是笨拙而又有计划地实施着这一切,500万随便就改口100万,女人质说杀就杀了,还懂得利用网络上传视频。他们不是第一次做这件事,也必定不会是最后一次,只要他们还带着恨意看着这些走入他们国家的美国人,这种恐惧说不定就会降临。
  
   自救的过程是一个缓慢的窒息过程。男主角没有任何超出常人的能力,他并不能很好抗拒时刻来袭恐惧感,因而总会做无用的躁动。理性上在试图依赖那个体制,那些机制,那些坐在电脑后面的各种人。有的人是完全的机械,而有些官员即使表现出了各种人性化的态度,但依然只能处在他们那个立场上说他们该说的话,不做他们不做的事。CRT人事部主任在录音完毕后轻声说了一声“sorry”,营救人质小组的英国口音也说了声“I'm sorry”,这仿佛才是出自于他们内心而说的话了。感性上,他一直在给家人打电话,但从未得到过任何安慰。
  
   你可以去按照政治含义去解读恐惧的总和,去看在美国那个号称人权第一的国家,僵化的体制和工业化的职能状态让一个面临他人死亡威胁的话务员反复询问的是,对方到底要接哪个分部的FBI。当然你也可以用象征的手法去解读,那个棺材是不是真的存在并不重要,现代就是这样存活于一个幽闭的空间里,和人沟通的方式反而仅仅更依赖通信工具,也似乎只需要通信工具。在这些人际关系之下的漠然,似乎是另一种真正的活埋。
  
   当然,如果就当做是一部电影。就可以只说牛逼不牛逼,但电影会留下一些假设,而有些假设,是无法细想的。其实结局到底如何不是最关键,那只表明了导演的态度,而这部电影的前90分钟,已经去掉了所有的暖意。
  
   即使,证据确凿的,这是黑莓手机花钱拍摄的超长植入广告。为了吹嘘它的信号特别好,被埋了还能保持通话。
  
   那又怎么样?

  评论这张
 
阅读(168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