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衣卷沉香

ALL

 
 
 

日志

 
 
关于我

故人入我梦,明我常相忆。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电影或常在,路远不可犹。 行走于影像和文字,或许最终的世界会崩坏,但在此之前还有很久。 有人嘲笑我們的不成熟,嘲笑我們的單純,卻不明白正是這種不成熟和單純才是一個極端功利化的世俗社會最好的解毒劑。失去了單純、不成熟,一個只剩下世故,只會權衡利弊得失的民族,是不可救藥的。

《锦衣卫》:爱真的需要勇气  

2010-02-05 00:48:32|  分类: 爱看就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致可以这样说,有一天,有那么一个小孩子,无意在阁楼箱子里翻出来些奇怪的旧物什,形状蹊跷,外观古朴。他兴奋地拿去同小伙伴戏耍,虽然开始引起关注,但马上被拿着掌机四驱车游戏牌的人赶开。这种遭遇丝毫无损积极性,从此他开始不眠不休地在灯下把玩这些珍爱的玩具。开始重新清洗打磨它们,重新给那些阴刻镂空透雕的梅兰竹菊花纹上色,重新尝试用自己的手感把他们嵌接一处,然后再扯了妈妈的窗帘掰了爷爷的烟杆大肆装饰。在他自己眼里,看到的是一件受女神叹息祝福的青铜圣衣。而其他人看他,就是个不太清醒的家伙弄了些破烂挂在身上就自以为进入高境界了。

 

于是他一次次被打倒。虽然,靠着“圣衣”的结实,偶尔刮破了其他小朋友的鼻子,可还是一次次被打倒。他大叫,念出冗长的咒语,然后又一次次被打倒。

 

偶尔,会有个乞丐蹲下来,哇,小仔我看你骨骼清奇四肢轻巧是个练功的材料来来来脱去这身奇怪的盔甲我教你如来神掌最近打折中一个疗程哦不课时只收一半价钱没有钞票拿首饰换也行你要想学街舞我也可以教……

 

脱吗?他愣愣的摸着胸口的那些花纹,木刺浅浅扎在伤口上,掌心的艳红色和老乞丐背后的残阳一样漂浮不定。疼痛在提醒他,自己为此付出了多少。无数个夜晚通过这些碎片与昔日侠客神交的温暖,已深深摄入到心房里。那些凭空的感受已经和他的脉搏一样真实。

 

脱去了这身,他害怕自己便也从此不复存在了。

 

 

 

呃,这开场好像拖得太长了点……好吧,其实谁都明白,这小孩貌似就是李仁港。

 

当然现实中的导演李仁港没这么惨,相反,他从出道开始就算是顺利挂上号的,电视剧时期被看中,处女作《94新独臂刀》算是艳惊四座,《黑侠》更有一堆大神加持,《阿虎》也算是给刘德华的一百部打上个漂亮的勾。一路走下来,比起许多同年纪的导演,他虽然作品单不算长,执导大制作的机会多多了。

 

《见龙卸甲》是一次很吊诡的出手,讨厌的人能从一切角度找到吐槽的靶子,但喜欢的人会喜欢到无以复加。这位一生就走了一个大圈的常山赵子龙,不会是大多数人心目中的英雄,却承载了极其朴素的一段人生感悟。只是对观众来说,架子搭得太大,锣鼓敲得太响,反倒听不见内心的那一声叹。

 

李仁港端正地想画个圆,却最终没能完成。

 

于是这次《锦衣卫》,明确做小做虚。其实“锦衣卫”也不过是借来的壳子,整个组织改成雇佣兵就成顺流逆流2了。从英文名《14把刀》看得出来,这是一个很工整的比喻。其贯穿着“利用”的老套主题。人用刀杀人是在利用刀,皇帝也好太监也好,也不过是利用锦衣卫做刀。脱脱总归是被亲王利用,乔花最初也是被青龙利用。

 

这些对比,笨拙得有点像倪匡玩的小花招。

 

 

很意外的,《锦衣卫》最后居然把我看感动了。感动点不在电影本身讲了什么,而在李仁港对这些俗套细节的真情实意。

 

在最后几场大战,我看到了盘肠扎腰,我看到了错身决胜负,看到了青龙与脱脱两人含着对已知宿命的敬畏无休止对伤。这些都是属于那些“尽皆癫狂”的香港武侠片的。脱脱双眼最后那销魂一闭,居然有了告别的意味。

 

这当然不意味着说我觉得《锦衣卫》是一部优秀的电影,或者优点盖住了全部缺点。吴尊雷人的地方依然雷,情节上的逻辑依然生硬,赵薇午夜谈心节目般的独白依然矫情,甚至甄子丹的打斗也谈不上多么炫目精巧。全片常常制造矛盾随后丢开矛盾,青龙这个人物兜兜转转引出一堆属性,却没一个是能解释他最后那个选择的。正义镖局之酒的结尾更像是个戏仿《东邪西毒》的笑话,还不谈那个和《中国式青春》有近亲关系的铃铛盟。

 

可这部电影里有种奇怪的氛围,让人一旦接受它的那个假定,就无法真正讨厌导演在这部电影里的呈现。

 

这个氛围,应该就是来自于李仁港内心的“爱”。

 

 

 

有句话叫做“一个导演一辈子其实只拍一部电影”,这当然是比较意象化的说法,而且也有点漠视人自我的成长空间。不过在李仁港身上,这种特点表现得确实有点明显。这倒无关于他进步或退步的问题,主要是他一直在用某种“情结”贯穿和支撑自己。李仁港的电影美学,几乎因为这种情结而存在的。

 

情结这玩意,说起来是颇为奇妙的感性指标。它跟“情怀”不一样。情结是一直就惦记着要做某件事,而情怀是做什么都发现绕不开这件事。李仁港同许多影迷一样,迷恋上了武侠世界的那些奇诡与浪漫,并且极力想用他自己的方式再描绘出来。从他目前的作品单中,似乎能感受到,他并不能说真正创造了属于自己的江湖,而是一直在想进入一个既定的江湖驰骋。在这点上,李仁港似乎不像位影视创作者,而像是我们的同伴。

 

他只是真挚的想把当年喜爱的东西拍出来。一部又一部,卖座或被骂,想法似乎从来都没打算变过。对张彻刚烈暴戾风格的崇拜,对新武侠美学的坚持,对动漫式造型的无忌使用,仿佛是他拍电影的动力,而电影本身,不是。

 

 

 

说起来,大下巴昆汀是截然不同的,在昆汀的电影世界里,他是唯一的王者。无论他多么喜欢那些出名或不出名的老电影,多么刻意地使用古旧的桥段与音乐。所有的对象,都是他作品的元素而已。昆式电影有着决不妥协的自我风格,也是由于这样,才能和那些刻意模仿颠覆他人的B级片拉开距离,显出宗师的气派。

 

这样一比,李仁港则是老老实实设定,认认真真构图,唠唠叨叨旁白,一部片决绝地只讲一件事。有时甚至怀疑,他也未必明白他拍的是什么,也没什么强烈的倾诉欲望,他只是喜欢看着在偏色的光线下,那些人,那些事,那些笃定的特写。血肉如姹紫嫣红开遍,知情人晓这韶光不贱。张彻在天上真该好好开怀笑一笑。

 

 

可李仁港真的能走多远,谁也不好说。他不是大师,也不是巨匠,甚至不是怪鸡,更多时候,他只在开开心心做粉丝。

 

当初那些英雄辈出的年头,赶上一个热闹的尾巴。年少的激情和宽容的世道相得益彰。到现在,有人在拍魔幻,有人在拍权谋,有人在拍宫廷大馒头,他还在拍武侠。《锦衣卫》有武侠电影的味道,但细想侠也空空义也薄薄,连所谓的爱情都是凑合在走,这确实可以大大批评。其实严格来说,《94新独》《见龙卸甲》里也没看到多少侠义之光,他坚持着去寄愿。但一回首,发现形单影只。

 

想到这点,微微的悲哀。

 

 

只能给《锦衣卫》放在一个高出及格的位置,但确实享受到了。只是心里明白,这种感受,是无法与太多人共享的。甚至连解释,都费周章。

 

这无关谁高谁低,只是关于一个选择,怎么去看一件事。

 

好像很多事,如果没有切身经历过,就很难真正发现到心底深处于此的共鸣。摸过脑门的实习老师,讲过故事的邻居,崇拜过的父母,如今看来或都不过人潮中的普通路人,但当你想起他们时,说起那些故事,依然不会觉得简单无聊。而当年借过橡皮的同桌,一定会比现在善于打扮的她更漂亮。

 

这无须再思辨,她不会影响你如今爱一个人,但她会跟那块橡皮的清香还有那个你,一起活在无法否认的回忆里。

 

去年一部粗鄙无聊的《灵灵狗》,有让人怀念起香港喜剧曾经的疯狂滑稽,而今年这部充满矛盾的《锦衣卫》,或许只是能提醒一下,我们是曾经那样爱过港片的。

 

可,它,是不是,怎么摇晃铃铛,也不会回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6568)| 评论(3)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