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衣卷沉香

ALL

 
 
 

日志

 
 
关于我

故人入我梦,明我常相忆。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电影或常在,路远不可犹。 行走于影像和文字,或许最终的世界会崩坏,但在此之前还有很久。 有人嘲笑我們的不成熟,嘲笑我們的單純,卻不明白正是這種不成熟和單純才是一個極端功利化的世俗社會最好的解毒劑。失去了單純、不成熟,一個只剩下世故,只會權衡利弊得失的民族,是不可救藥的。

《荒村公寓》:爱,是一切无聊的借口  

2010-08-13 22:56: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志良这次让人很吃惊。

拍了如此一部一无是处的作品,导演心里应该是有数的,何况明显看得出来他确实还在老老实实地去拍这个剧本。当然,如果考虑到电影一开始是以蔡骏的小说来立项的话,那么或许不称其为“作品”似乎更合适一些。

蔡骏在《萌芽》上刊登的那篇《荒村》大约2万字,就个人看来是一篇十分普通的无尾鬼故事。第一人称的真实口气代入,神秘的女子,荒寂的某地,多版本的传说,鬼魅的巨大活动量,没什么新鲜东西。但蔡骏就是靠这个俗套概念衍生出了好几部小说(《荒村公寓》《地狱19层》《荒村归来》)。

对于作家来说,这种接近于自恋的反复挖掘是可以理解的,这也就是这样,卫斯理每次都有够胆洋洋得意地吹牛,“我遇到过外星人,我去过阴间,我拥有世界上少数几个人才有的禁区护照,我的功夫打倒几个大汉还不算吃力,记得上一次我跟白素在XX的○○时对上△△也真是险象环生(详情见卓著《□□》)”。对于追看系列的读者来说,反而会有一种亲切感。

当然从创作来说还有一个便利,最容易解释逻辑的做法就是玩嵌套——即刚才我讲的是一个故事,我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请听我下面的故事。从现实里抽离的谎言可以不停转身。

但是在这部电影里,对荒村的概念以及胭脂的存在感进行无限地拔高,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且不说不管观众是否看过前面几部电影就把“荒村”“胭脂”这样的词铺天盖地撒 过来,即使看过的人,也未必是会认同你的设定,更不用说就能心甘情愿跟着这个逻辑往下走。荒村的故事,不比白蛇传,不比倩女幽魂,不是用一两个词就能把人带入环境的。所以在影片中,几个年轻人一本正经谈论考验爱情的远足,去猜测胭脂的想法,去念叨当年的故事,都让人看起来是一件十分脑积水的事。

而故事本身暧昧难定的神鬼观也是恐怖片一次奇景,岳小军每次拿出青铜喷水震盆所说的概念都是乱七八糟的,一方面从能量和幻觉的角度否定胭脂这类鬼魂的存在,转脸又在研究胭脂的诅咒是在以什么样的方式进行。到底有没有鬼,剧本的态度居然是漠不关心的,这只能说是为了规避审查做出的可笑姿态了。其实《荒村公寓》这篇小说里也出现了类似的话语,但试图用科学的角度去解释都是叙述的陷阱,全是为了进一步的推进而存在。

但这部电影,居然就止步在莫名的悲痛上了。而承接这个无聊故事的爱和思念,也变成了最廉价的由头。

这也许是余文乐在宣传现场心不在焉到懒洋洋的原因之一吧。

《荒村公寓》:爱,是一切无聊的借口 - 武束衣 - 衣卷沉香

  评论这张
 
阅读(70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