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衣卷沉香

ALL

 
 
 

日志

 
 
关于我

故人入我梦,明我常相忆。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电影或常在,路远不可犹。 行走于影像和文字,或许最终的世界会崩坏,但在此之前还有很久。 有人嘲笑我們的不成熟,嘲笑我們的單純,卻不明白正是這種不成熟和單純才是一個極端功利化的世俗社會最好的解毒劑。失去了單純、不成熟,一個只剩下世故,只會權衡利弊得失的民族,是不可救藥的。

网易考拉推荐

窃听风云2:生杀掠夺铜钱袖 成王败寇操盘手  

2011-08-18 13:30:39|  分类: 爱看就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窃听风云2:生杀掠夺铜钱袖 成王败寇操盘手 - 武束衣 - 衣卷沉香

 

 

 

 

没有看过《窃听风云1》的观众,可以放心大胆地去看《窃听风云2》,因为两部电影之间除了三大男主演的阵容相同,关于“窃听”行动的关键要素与金融风云的背景相同外,是完全独立的两部。在续集片的惯例中,如此操作的思路还是不多见的,毕竟另起炉灶对原作受众来说会有一定流失。从另一个侧面来说,也看出编导麦兆辉、庄文强这对组合在经历了《关云长》吃力颠覆不讨好之后,对自己既有品牌的重视程度,不然本片完全可以起另一个更花哨的名字,或者硬生生编出延续的故事。不过,最终看到电影本身,感觉是还算是值得尝试的,《窃听2》保持了前作那种将剧情的压力做大的特色,把动作的比重加大,也加速了剧情的推进,虽然不至于有过山车的快感,至少两旁的风景在不断更换。在华语世界的商业剧情片里,《窃听》系列这种不依赖打斗不依赖造型的做法,希望能带出重视故事智商与人物心态的潮流来。

 

 

三名男主角和前作同僚身份不同的是,这一部他们身份基本都是彼此对立的。神秘而悲凉的窃听者吴彦祖,干练而内疚的老警察古天乐,惶然又徘徊的金融家刘青云,但真正主角还有一个即是以曾江为首的慢慢浮出水面的地主会。其实这三人之间其实并没真正存在什么很强的角力状态,所有人都被吴彦祖从窃听掌握的金融诈骗证据牵着往前走。这种“一切尽在掌握”的气魄,包括为复仇不惜一切代价的怨念,很自然让人想起银河佳作《暗战》。于是全片前面大半时间里,吴彦祖扮演的司马念祖一直隐藏在水面之下,没有人知道他到底要干什么,更谈不上了解为什么。剧情更多是细致交待后面两位男主角的生活环境与心境,而麦庄也卯足了劲做悬疑,剧情兜兜转转,其实谈不上讲了什么,但看起来倒不累。不过从看得出麦庄在文艺化倾向上的一种偏好,即功能性角色上也忍不住放一些能表现情绪的戏。比如黄奕和叶璇扮演的两名妻子对漩涡中央丈夫的不同态度,多少反衬出对金融业这个血肉模糊的大深谭的某种悲哀。这样的戏即便造成了部分拖沓,似乎也在所不惜。所以叶璇最后那句“我一直以为我在外面,其实我回家了”,细细咂摸还是有味道的。

 

 

同《窃听1》相比《窃听2》把金融世界做得更虚化了,地主会的存在当然会有事实依据,但片中渲染他们对金融世界的影响和自我认同,似乎更接近武侠江湖上权力大帮的感觉。在流畅自如的故事里,实有些遗憾的是,缺少了把这些金融大鳄所做的事同最普通生活进行一个联通的行为。所以无论他们之前对抗老外的众志成城,还是成年后将雄心腐蚀的贪欲,都停留在一个依赖旁白造势的境地。也就是说纯看故事,如果讲金融背景抽掉改成别的行业,或许一样成立。而最后吴彦祖依靠内外两条线逆转局势对股市一角进行操纵的局中局,也稍嫌不够圆润。当然,倘若对金融专业涉入太深,又会影响观众理解。

 

 

电影宣传中最强音的那句“我的命,我自己操盘”,是来自于一个最终失败者口中的。但说这句话的意味里,乃至于这句话强撑出的那种傲然决然,依然看得出麦庄乃至于部分香港电影人在如今市场上显现出的某种顽强。尽管有这样那样看似不令人满意的水土不服,他们依然试图用自己的方式去赢得市场,赢得观众的心。这一点上,无论是戏里还是戏外,电影表达出的意念,恐怕大家都能看得明白。

  评论这张
 
阅读(241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