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衣卷沉香

ALL

 
 
 

日志

 
 
关于我

故人入我梦,明我常相忆。 君今在罗网,何以有羽翼? 电影或常在,路远不可犹。 行走于影像和文字,或许最终的世界会崩坏,但在此之前还有很久。 有人嘲笑我們的不成熟,嘲笑我們的單純,卻不明白正是這種不成熟和單純才是一個極端功利化的世俗社會最好的解毒劑。失去了單純、不成熟,一個只剩下世故,只會權衡利弊得失的民族,是不可救藥的。

网易考拉推荐

2012年01月01日  

2012-01-01 09:48:14|  分类: 瓦特艾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着这个。成婚记。喉咙里就有一块哽得难受。  又或者,在这个时代,恨嫁恨得像我这样的,已经非常少了吧。  22岁的时候,做了十年的家庭主妇梦破碎,把自己放逐到了离家千里之外的城市。住在雨天会四处漏水的半地下室里,用塑料布围住床才能保住一点干燥,夜里老鼠和蜈蚣会从枕头边窸窸窣窣的跑过,于是就自己跟自己说些:上帝不让我呆在他的厨房,是想告诉我还有更大的世界等着我去闯之类的屁话给自己打气。  慢慢变成了一个工作狂。不停辗转。  遇到了世间最温柔的男人,却在婚礼前夕跑掉。  因为害怕,明知不合适却勉强,会赔掉彼此一生的快乐。  26岁,只身北上。  上天到底对我不薄,又或者我上辈子确实是积了点德,这辈子人也不坏。  竟然没有太费劲,遇到了对的人。  于是就很坦白的表了白,很主动的约了会,非常丧心病狂的逼了婚。  嗯,丧心病狂的程度可能你们比我更清楚。  (说,逼婚才是你人生耻辱的巅峰。割!袍!断!义!)    28岁,我结婚了。  尽管没等到求婚,摇头。  尽管他还是想在领证前逃跑。  尽管他有严重的心理障碍,直到人生导师灵魂灯塔已婚人士猪妈告诉他:结了婚生活并没什么不同呀。他才振作过来。  (赞美妈!感谢妈!)    传说中的末世年的最后一个月,我着急忙火的带着淘宝双11抢的50块红裙和他和他还是淘宝双11抢(手机抢货确实无往不利!)的一身新衣连新鞋踏上了伟大征途。  (为什么越写越变调了)  
家里焕然一新。 墙壁据说是六十多岁的老爹亲自粉刷的,二老吵了半个月的架才定下来哪一间挪作我们的新房。又花了半个月重新添置了所有的桌椅板凳,连窗帘、蚊帐、床具。 布置完了,爹大病了一场,在床上躺了三天。 到底是老了啊,折腾不起。还不让我告诉你。 我娘偷偷摸摸告诉我这话时,正颤巍巍的站在床沿往墙上贴大红喜字。 我怕她跌倒,去抢那红字片儿,却被一脚踹开。 新房里铺好了全新的床褥,新缝制的被面是20多年前我娘就说要给我做嫁妆的杭州丝绸。大绿的百子千孙,大红的百花锦绣。 那丝缎的光美得太耀眼,耀得在我眼里,变成一点一点的白光不断滑落。 2011年12月19日。 他爹保持着每半小时给他打电话的频率。 我爹则挂着两个眼球的红血丝领着我们去民政局。娘说爹一宿都在抱怨有只蚊子飞来飞去飞来飞去飞来飞去飞来飞去飞得他睡不着。 那你被蚊子吵到了吗?我问娘。 娘翻了我一个红血丝只多不少的大白眼——她嫌弃淘宝红裙走线不好,整个拆了,通宵用手工重新翻新缝制了一遍——大冬天怎么可能有蚊子? 像冬天一样严酷的主任大妈威风八面的把申请表扔到我俩的鼻尖,接着是填结婚申请表。 我先填,马字一抖写成了王字。 他抓紧机会把墙上的“离婚申请流程”与“离婚申请表单范例”非常仔细的翻拍了下来。 填完表就是递交照片,被领到一个贴满了粉色纸花的屋子里蹲着。满屋小年轻面上都弥漫着一股骚动。 他忽然一拍大腿说:我们应该穿情侣装来! 屋子里轻轻柔柔的奏着结婚进行曲,很是像那么回事。 每颁发一次证书,证婚人就对着每一对准夫妻喊:先生,笑一下。先生,嘴要微笑起来。先生,结婚是大喜的事啊,高兴一点啦! 我憋不住,呵呵笑了出来。 他没笑。 终于,离我们的号越来越近! 他忽然牵起了我的手! 手心很湿! 他用一脸难以置信但是又开心到嘴角都要爆掉的表情逼近我的脸孔! 缓缓的。张开嘴。 难道要现场热吻吗?! ↓ ↓ ↓ ↓ ↓ ↓ ↓ 噢。他洋溢着幸福的泪水说: 我从工作以来就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啊! o(>﹏<)o!!! ↓ ↓ ↓ ↓ ↓ ↓ 他掏出手机! 他说! 我草!金正日死了! 全世界人民今天得有多高兴啊! 伴随着结婚进行曲和各种金正日死讯的滴滴消息声,我们圆满的完成了领证仪式。 我们成为了唯一一对没有被证婚人叮嘱说要微笑的合法夫妻。 感谢金正日。 而那天,是我长这么大,见到我爹最开心的一天。
---------------- 好吧,我没想到写这个会越写越长,越写越偏。 我知道你厌恶这些俗世的礼节。我知道你认为有太多的仪式毫无必要。我知道无论你多么希望哄我开心,也无法在我面前假装得对那些“不必要环节”真心喜爱。 你把这称为“你的求婚”,“你的婚礼” 是我的,未必是你的。 你问过我,为什么一定要求婚。一定要婚礼。有些事知道就行,为什么一定要大张旗鼓的做出来? 我想说,也许当我老到眼睛瞎掉,耳朵聋掉,脑子都老年痴呆到认不出你的那天,会有一些片段会在我心里替你说“我爱你”。 这些话太矫情,我最终没有办法说出口。 可是,我还是想告诉你: 我不厌恶要在脸上涂四斤粉,不厌恶要三天内横跨五省连轴做两场酒席,不厌恶要穿得像个廉价人偶一样站在酒店门口迎宾,不害怕会被逼着用嘴从你裤裆里滚出鸡蛋。 我愿意让全世界分享我的喜悦,哪怕会被嘲笑不够矜持;我想用一切的方式让担心我的人知道我将多幸福,哪怕方式有多土鳖。 我走过了大半个中国才遇到你,感谢你,让我遇见你。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